听吴吞的《时候到溜》有种哭的冲动,但觉得这首歌的最后缺一个嘶吼的高潮。
我的新签名——我在马路边捡到了一分钱,我把它戴在我的胸前。
梦千寻写于2011-1-3

知道吴吞和舌头乐队是因为李志的强力推荐,上网搜索只能下载到他在一个酒吧现场的几首歌,但那种节奏的狂欢已经令我震惊不已,用“一把斧”来形容吴吞的作品再恰当不过了。
吴吞的《时候到溜》令我无比的感动,虽然我不能说出这首歌词的准确意思,但我的确能感受到歌词里的情绪。现在听我就会不由得想起当工人的那一年。
吴吞是真正的草根真正的底层,他和乐队做了几年工人,现在好像主要写诗了。直到现在只能在网上听到到他的一小部分歌曲。
可是现在吴吞似乎创造力锐减了,期待吴吞的新专辑。
梦千寻写于2010年,南京

LEAVE A REPLY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