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的爱情都是悲哀的,可尽管悲哀,依然是我们知道的最美好的事。

All love is sorrow, but even so…it’s the best thing we know.

如果你的灵魂住到了另一个身体我还会不会爱你?

If your soul took on another body, would I still love you?

如果你的眉毛变了,眼睛变了,气息变了,声音变了,爱还会不会存在?

If your eyes changed, or you changed your breath or voice, would our love still exist?

只有一样东西能让我们平等,那就是痛苦。

本文隐藏内容 登陆 后才可以浏览

现在你是我的

Already, you are mine.

现在爱情和痛苦和劳作都应该入睡

Love, grief, labour must sleep now.

黑夜转动它那看不见的轮子

Night revolves on invisible wheels

你在我身边纯洁如一只入睡的琥珀

and joined to me you are as pure as sleeping amber.

延伸阅读:廖一梅《琥珀》评价
这里面有阴谋,也有阳谋,这里面还有背叛,有吸引,还有梦境,它实际上随着好几条线索往前推进,这个戏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故事,他更多是情绪,和情绪做成的一个怪诞氛围在舞台上的延续。并不是简单的情景剧,如果光看情节会让你失望,如果在里面找多少象征意义也会失望,它是混杂的,有点儿相当于当代信息混杂在一起往前走的感觉。(孟京辉,2006年7月18日)

《琥珀》在我的生命中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每一次演出我都会有一种莫名的兴奋。(袁泉)

《琥珀》是我的戏剧作品中最丰富的一个!是多年积淀的爆发。出色的剧本、天才的演员、精准的制作,转战亚洲的磨砺,锻造了《琥珀》优秀的品质。这样的机缘在戏剧创作里太难凑齐了,风云际会成就了《琥珀》,也成就了我们热爱戏剧的心。(孟京辉)

图、文、音由梦千寻书社整理搭配